衍生品百家争鸣,去中心化的Injective Protocol有机会吗?

2020-04-29

风卷云涌的金融市场在2020年持续上演“见证历史”系列大戏。

美股熔断的剧情谢幕不久,原油期货又史无前例的以负价格交割。当然英雄角色也不会缺席表演,主打衍生品交易的美国殿堂级的对冲基金大奖章基金却仍以39%的收益率傲视群雄。

当然,更引人关注的,却是大奖章基金披露被允许进入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的现金结算比特币期货市场,这对加密货币市场而言是个重要信号——加密货币的衍生品交易需求正在蓬勃增长。

01 衍生品兴起,交易格局已定?

从1848年,一批粮食商人在美国芝加哥发起成立第一家具有现代意义的期货交易所——芝加哥期货交易所,此后各类衍生品交易所开始在全球遍地开花,衍生品交易的规模也远超现货。

同样的发展轨迹也正发生于加密货币领域,自从2017年末芝商所推出第一个比特币期货,衍生品市场开始迅速发展,到了2019年更是呈现爆发式增长。这一年,期货的交易量涨了4倍,从日均二十几亿上涨到上百亿美元。各大交易所纷纷开辟出期货合约、期权板块,期待在这庞大的市场中分一杯羹,比如传统巨头Bakkt和币安期货均是于2019年成立。

加密货币的价格变动吸引着投机者,他们期待赚取波动中的差价。期货合约自带的杠杆机制放大了波动的倍数,受到财富效应吸引的人更喜欢交易期货产品。

在加密货币市场中,交易所的马太效应非常明显,前几个交易所如BitMEX、OKEx、币安几乎垄断了市场的所有交易量。衍生品交易未来格局已定?答案或许是否定的。这些交易所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中心化。而破局者的利器,或许就是加密货币领域最熟悉的特点——去中心化。

作为未来重要的交易形式,许多中心化交易所也在布局公链和DEX(即去中心化交易所),比如币安的币安链和币安DEX,还有很多专门打造的DEX平台如Injective、IDEX等。

但衍生品交易尚且还是去中心化交易所的蓝海地带,入局者不多,且尚未有成熟完善产品。如今,却有创新“部队” Injective Protocol来破局。

20200428101858_212.jpg.png


02 Injective的三板斧:打造去中心化的点对点永续合约交易平台

作为币安Labs第一期孵化的八个项目之一,Injective Protocol已经打磨了两年之久,以突破传统金融的格局为目标,上线将于今年第三季度正式推出产品。4月27日,Private Beta正式上线,并开启邀请行业人士进行内测。

针对当下中心化交易所和DEX普遍存在的问题,Injective Protocol提出了“三板斧”的全局解决方案:Injective链、Injective衍生品协议和Injective交易平台。

其中Injective链基于Cosmos zone,是在Layer 2层发布的去中心化协议,提供高速的以太坊去中心化交易体验。并且将使用Cosmos IBC协议,这不仅实现了跨链交易,同时也杜绝了提前交易,并极其灵活且兼具扩展性。此外,Injective链支持代币Staking,也为未来提供更多诸如Staking的服务提供了技术支持。

衍生品协议是Injective的重要“武器”,这是一个开放式协议,支持公开衍生市场开发,也是全球第一个完全去中心化的点对点期货及永续掉期协议,支持各种市场简单接入。据团队介绍,与其他同类型产品相比,Injective是DeFi市场上速度最快,无Gas费的完全去中心化衍生品交易平台。

基于Injective链,其交易平台也做到了全开源设计,是完全去中心化的网络。但同时又提供了做市商友好型API接口,界面接近现在主流的交易所界面,用户体验和中心化交易所无异。但在管理制度上,Injective交易平台却借鉴了中心化交易所的审核制,模式化,上币需要审核,不过是基于社区管理,而非一言堂。此外,Injective交易平台已经引入了全球顶级的做市商和强大的流动性激励,来确保交易平台的流动性。


Injective交易平台界面

Injective的三板斧打破了市面上DEX普遍存在的种种弊端,现在市面上有些DEX并不是真正的DEX,可能没有做到全开源,有的费率高,对做市商和交易者使用不友好,缺乏良好的可扩展性、吞吐量低、交易周转率低等。

为了维持Injective生态的良性运转,Injective还将发行平台通证,但与绝大多数中心化平台不同的是,Injective平台的收入则将100%回归到持有者手中,且全过程在链上进行,透明化接受全体用户的监督。

现有的中心化交易所在回购销毁方面并没有这么慷慨。大部分交易所通常将利润的20%至30%进行回购销毁,例如,火币将平台现货和合约收入的20%用于回购销毁HT,OKEx选择一次性销毁未发行的70%OKB,但仅币币交易手续费30%用于继续回购销毁OKB,币安则是将平台利润20%用于回购销毁BNB。实际上,由于手续费的不透明,用户只能被告知交易量和销毁金额,却当不了监督员,无法监督交易所是否真实履约。


03 兼顾可拓展和安全,用技术打破交易僵局

DEX的兴起,源自很多圈内老人的心痛往事——Mt.Gox被盗事件。

Mt.Gox交易所14万个比特币赔付款是悬在投资者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这笔 “意外财富”的抛售可能对市场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Mt.Gox曾是比特币交易量最大的交易平台,但在2014年2月被黑客盗走了84万个比特币,成为币圈历史上最著名的黑天鹅事件。

被盗事件引起了很多币圈早期投资人改变存币和交易的习惯。比如把币放在钱包里自己保存,或者使用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币始终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而不是存到风险不确定的中心化交易所自己的钱包。

安全警钟长鸣。然而由于DeFi向所有人开放,合约大规模使用,同样面临着被黑客攻击的风险。前段时间就发生了两起DeFi智能合约被盗事件,Uniswap和Lendf.Me,被盗金额总计2546万美元。被盗的原因是ERC777的重入攻击,本身ERC777没有太大问题,但与Uniswap和 Lendf.me结合后,系统却出现了漏洞。

Injective Protocol将安全视为第一生命线。其CTO Albert Chon曾经是OpenZeppelin的成员,对ERC777颇有研究,团队将尽最大努力消除安全问题,此外还利用VDF以及其他加密技术来抵抗抢先交易、撞单等交易安全问题。

“改革交易本质”是Injective Protocol的愿景,创新的Proof of Elapsed Time,消逝时间证明被Injective Protocol采用,同时基于cosmos zone跨链技术的Injective链将会通过layer-2扩容来提供高速的以太坊去中心化交易体验,让Injective Protocol兼具可扩展性和安全性。

高喊的技术革新之路,需要一行行代码的积累,Injective Protocol的创始团队就是个踏实的技术咖组合。

Injective Protocol的CEO Eric Chen毕业于纽约大学的计算机系,在大学期间他就对加密技术感兴趣,认识了同样对区块链感兴趣的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高材生Albert Chon。Albert Chon曾经是OpenZeppelin的成员,对ERC777颇有研究。他们作为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开展了对VDF(可验证延迟函数)的研究,最后发展成了Injective Protocol。


04 面向传统金融,为加密市场带“新血”

DeFi概念兴起以来,DeFi中锁仓的价值一直在增长,目前已经达到了七亿六千万美元,最多时达到过十二亿美元。这也为Injective的交易所发展奠定了行业基础。

按照Injective Protocol的路线图,预计将在今年第三季度正式上线主网入场,并发行通证。并在第四季度推出永续掉期和交割期货,以及更多元的衍生品产品。在2021年的上半年,还将上线期权产品,此外,还将持续进行生态拓展,引入节点和做市商,以及Staking Pool。而到明年下半年,Injective将面向传统市场推广,引入更多非加密机构与投资者。

未来,作为DeFi应用的Injective也会提供借贷服务。完全去中心化的设计让金融市场更开放,在区块链世界是没有国界和地区限制的,也没有对使用者身份的要求,只要有网络就能运行。去中心化点对点的设计让消除了地域的割裂,提高代币的流动性和使用体验。

实现这样的愿景,并非易事,除了团队努力亦需要投资和孵化机构的扶持。

作为币安Labs第一期孵化的八个项目之一,Injective团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币安Labs在业务和法律战略方面,给了他们很大帮助。币安交易所现货交易量长期排名第一,背靠拥有丰富经验的交易所,Injective相比其他DEX平台在背景资源亦占上风。

在这个月初,Injective Protocol还获得了犇睿资本的投资,犇睿资本称,处于技术和产品最前沿的Injective Protocol,它的理想是突破中心化与去中心化金融的边界,构建一个全新的无界金融生态,实现安全性和高可扩展性。将助力其成为2020年DeFi领域的新星。

随着今年3季度上线主网在即,Injective或将成为加密货币衍生品交易领域的破局者。


返回列表
直播 QQ客服 微信客服 关注
微信
扫描进入直播间